<sub id="1hfb3"><listing id="1hfb3"><listing id="1hfb3"></listing></listing></sub>
      <em id="1hfb3"><form id="1hfb3"><nobr id="1hfb3"></nobr></form></em>

        <address id="1hfb3"><listing id="1hfb3"><menuitem id="1hfb3"></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1hfb3"><nobr id="1hfb3"><progress id="1hfb3"></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1hfb3"><listing id="1hfb3"></listing></address>
          <span id="1hfb3"><th id="1hfb3"><progress id="1hfb3"></progress></th></span>
          <form id="1hfb3"><nobr id="1hfb3"><progress id="1hfb3"></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1hfb3"><listing id="1hfb3"><menuitem id="1hfb3"></menuitem></listing></address>

            今日頭條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長安互動 > 今日頭條
            有了這些高科技的加持 全員核酸檢測報告生成就是快
            時間:2021-08-26 09:07:17  來源:   點擊數:

             

            自動化的機械臂不停地進行開蓋提取

            裝載核酸檢測試管的“藍箱子”

             

              8月24日下午2點,鄭州市啟動第五輪全員核酸檢測。自8月1日首輪核酸檢測至今,每輪上千萬人次檢測量,一道道卡點掃碼、一次次咽拭子、一個個標本送檢,都是速度與效率的考驗。記者追隨一支來自鞏義鄉村的核酸采集標本,跟蹤它從采集、到轉運、再到編號入檢、結果上傳的全流程。它跨越山河、經眾多人接力、進入移動方艙實驗室、經過4~6小時檢驗,最終呈現為我們每個人手機上的查閱證明。

              我是編號20001008804151核酸標本試管。8月24日下午3點,在鞏義市魯莊鎮王窯村的核酸檢測點,一個全身防護的“大白”熟練地把剛采集的10個拭子放入管內,迅速合上瓶蓋,把我和其他49個試管伙伴裝進一個標注“送檢專用”的藍色轉運箱中,我的旅程就這樣開始了。

              集結,發車

              第一段旅程目的地是魯莊鎮衛生院,行程20公里,在那里我將與更多“藍箱子”伙伴會合。

              我們身份“獨特”,每個藍箱子都會貼上專屬編號;我們需要“照顧”,黃色標簽會提醒“向上、輕放、防潮”;我們也很“危險”,伙伴中可能會暗藏“敵人”——感染性物質。

              從王窯村到魯莊鎮,地處丘陵地區的道路有點顛簸。災后重建抓緊進行,挖掘機在加緊加固山體、夯實路基,道路警示牌提醒著過往車輛小心避險。

              20分鐘后,車到魯莊鎮衛生院,我聽到“紅馬甲”社區志愿者姚浩旭喊:“快,清點一下編號和數量,裝車出發!”其他幾個“紅馬甲”一路小跑接上我和其他伙伴,姚浩旭像以往每輪檢測一樣,把我們按編號和檢測點分門別類擺放整齊。隨后我們換上另一輛車,此時是下午3點20分。

              抵達,開檢

              第二段旅程是從魯莊鎮衛生院到鞏義市人民醫院東院區。這一路走得很順暢,經過兩個鄉鎮卡點,得知是運送核酸檢測標本,卡點工作人員都會優先安排通行,30公里的山路走了40分鐘。

              下午4點,終于到達旅程終點——位于鞏義市人民醫院東院區的兩臺移動PCR方艙實驗室。

              為應對第五輪全員核酸采集,鞏義市人民醫院購置了“圣湘生物移動PCR方艙實驗室”。鞏義市總醫院黨委書記、院長喬來軍說,這兩臺移動方艙日檢測量可達20萬人次,將承接鞏義市魯莊鎮、西村鎮、回郭鎮、永安街道、市人民醫院等5個鄉鎮及醫療衛生系統的核酸檢測任務。

              進入方艙實驗室前,姚浩旭把我提交給錄入標本信息的“大白”郭一山。他是鞏義市人民醫院行政黨支部書記,因為預計兩天內需要檢測17萬人次,這次該醫院共抽調40名檢驗骨干組建核酸檢測隊伍。

              經過開箱掃碼、核對采樣信息、查驗是否破損、填寫編號,我被送進移動方艙實驗室。

              方艙實驗室分為試劑準備間、標本制備間、擴增分析間,可同時容納6名檢驗員工作。

              驗明“身份”

              從我們這批標本進入實驗室,經過試劑配備、核酸提取、加樣、擴增等眾多流程,大部分是靠自動化設備,基本沒有太多人工操作,這也是移動方艙的“硬核秘密”之一。

              比如在提取核酸這個環節,自動化的機械臂不停地進行開蓋提取,來自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程師戴令志在電腦前認真核對機械臂操作流程。他說,光這個環節就比人工操作節約一半時間,而且避免了人工開蓋容易造成的感染和人工差錯,更安全也更準確。

              在移動方艙實驗室,經過4—6小時,我終于驗明“身份”,我所攜帶的10個人類標本,顯示“陰性”。

              這是一場和時間賽跑的旅程,關鍵時刻更是分秒必爭。每一個加速度,都有無數人的默默付出,他們是醫護人員、社區志愿者、實驗室工程師;每一次高效率,都是多少回技術的改進和突破,靠高科技支撐的硬核移動方艙實驗室,讓核酸檢測更快速,也必將為全民戰“疫”筑牢安全防護墻。

             


            日本一级婬片A片免费播放口